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熊锦秋对莫须有重大合同砰砰计划冒险模式攻三

2019-02-03 19:21:57

  熊锦秋深交所近日发布《警惕莫须有“重大合同”》的文章,指出有些上市公司借助重大合同对股价的巨大影响,表露不准确、不真实,甚至有意虚构的重大经营合同,夸大公司经营事迹,试图误导投资者,蓄意推高股价细微可不慎,乃至夹杂内幕交易。

  深交所指的这家上市公司,股价从2010年底到2011年2月曾一路上涨,而缘由不明。

  3月2日该公司宣布其子公司与四家客户签订了4份意向性产品销售协议,触及金额总共接近20亿元。

  该公司2010年、2011年的营业收入在4亿元左右,如此巨量合同对投资者带来巨大心理冲击。

  公司复牌当天,有很多投资者追高买入。

  当时就有主流媒还是惨遭生活的不幸体公开质疑这家公司的合同:年营收4亿元,却要承接20亿元的大定单。

  经调查,未发现该公司有扩产招人的动向,而合同采购方真实性也存疑,且合同约定“该合同对违约方追究不明确”,与一般合同的违约条款有显著区分。

  由此,该公司被交易所停牌核查。

  据该公司此后发布的与四个采购方解除该意向性合同的公告,这个合同实际只实行了100万元。

  投资者从这个案例中应当得到足够的警示,对上市公司公布的重大合同,千万得留个神。

  上市公司产能扩大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,即便签署了天量合同,也未必有能力生产,对这种合同自然要多打几个问号。

  按相干信息披露规则,上市公司表露重大合同事项,需表露合同的主要内容,包括交易价格、结算方式、签订时间、生效条件及时间、实行期限、违约等;还要披露合同当事人情况、对当事人履约能力的分析等。

  有了这些细节,投资者可以多方印证,掂量合同履约的可能性。

  再进一步,即便合同真实可靠,但也不能就此确保上市公司的事迹必然大幅提升,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增加,如果利润率低,或者赔本赚吆喝,业绩也难有好的表现。

  换言之,重大合同不能落实到事迹上,一切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。

  因此,投资者须冷静、平和地看待上市公司的重大合同。

  只有上市公司实现了良好事迹,才是“稳稳的幸福”。

  有些上市公司虚构合同、财务造假,或构成虚假陈说,在这类情形下,相对比较容易追究相关当事人的民事赔偿。

  但是类似本案的上市公司只是虚构合同,还没有财务造假,那是不是就无需追究其民事赔偿了呢?笔者认为同样要追究。

  上市公司虚构合同或夸大合同,可能导致投资者产生毛病判断,这符合误导性陈说的定义,可能构成误导性陈述。

  而误导性陈述同样也属于虚假陈说,理应追究其民事赔偿。

  不过,虚构或夸大合同,并发布相关信息,上市公司或许并不能从中获得甚么好处,之所以要虚构或夸大合同,很可能是为了大股东、董监高减持,也有可能是为了配合二级市场主力的炒作,或是配合内幕交易获利。

  由此,在追究上市公司虚构或夸大合同的民事赔偿时

,眼光不应局限于上市公司,而应深究其背后的主谋或指使者。

  如果只是追究上市公司的民事赔偿,那末违法违规者在市场“割韭菜”,利益受损的投资者却要从上市公司那里获偿,就毫无意义了,由于真正的违法违规主体逍遥法外、大获其利。

  让人欣慰的是,此前法院审理匹凸匹及实控人鲜言等证券虚假陈说案,支持原告方要求被告鲜言

小麦收割打捆一体机
化妆品添加剂
直辖泛光灯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